糖糖豆豆

杂食动物,基本没有洁癖,什么都吃,除了卷福受,谢绝一切福受cp相关,谢谢

【锤盾】如何驯养一只狮子(又名标准恋爱教程)四

四,所有的奶制品都是树上结的

        午餐的时候场面实在是有点混乱,Steve和Bilbo一人捧着一条鱼坐在离那群兽人尽量远的地方,他们疯了。四只巨大的狮子站在河里,一巴掌下去制造一个一次性小喷泉。他们这样已经有一会了,自从吃了Steve的烤鱼他们就变成了这个状态。

        他们应该是想要抓鱼?坐在岸上的两个亚兽人对视了一眼,Bilbo歪歪头,“Steve你知道的吧,雄性都有点傻。”

        Steve耸耸肩,这话可听起来有点儿太奇怪了,他可是坚持认为自己也是雄性中的一员。又看了一会泡在水里制造水灾的狮子们,顺便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抓到半条鱼,鱼都让他们吓跑了。转头看看身边正常的Bilbo,亚兽人听起来其实是个非常不错的称呼,“现在非常清楚了。”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平稳又肯定。

        Bilbo用胳膊肘戳戳他身边的同伴,压低声音附在他的新朋友耳边,“要不要趁他们发疯的时候去奶果林看看,那边没什么危险,我去过好多次了。”

        这就是现在Steve喘着粗气,手里紧紧的握着标枪,身边是害怕的瑟瑟发抖还努力握紧不知从哪里捡来木棍的小半兽人的前因。

        他们两个趁着兽人们忙着玩水,哦,得了,那种程度的行为真的不能叫抓鱼,的时候溜走了。Bilbo在偷溜方面显然经验丰富,他给两个人指了一条路,那的水位线是最浅的,最好走。过了河他熟门熟路的拉着Steve穿过一片蘑菇遍地的树丛就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这可漂亮了对不?”Bilbo得意洋洋的摸着一颗结满了紫色果子的小树。这是一片低矮的落叶乔木,和周围高达的树木相比明显凹陷了块儿,阳光被周围的树木遮挡着稀疏的洒落在银色的叶片上,泛起层层柔和光晕,雾似得笼罩着树冠,一片银色中点缀着颜色各异的果子,就像,银色铠甲上镶嵌着各色宝石闪闪发光。

        他必须把这些画下来,Steve近乎恼火自己的画具不在这里。“不要发呆啊,又不是小幼崽,Steve,你以前没见过奶果树么?那你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Blibo就是那么一问,也不是真的想要知道答案,哪会有小幼崽不是吃奶果长大的呢?他很快就专注于采集奶果这件事上了。

        Steve恍然回神,“抱歉,刚才走神了,我们开始干活吧。”

        根据墨菲定律,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这就是为什么当明明平时都非常安全的区域里,会忽然出现食人鹰,两只。

        第一眼看到食人鹰的时候Steve以为看到了鹦鹉,黄绿相间羽毛覆盖全身,尾羽比身体还长,翅膀宽大,还不怕人。它可是直接就朝他们那边飞过来了。

        Bilbo正在收拾他们的战利品,扭头招呼自己的同伴,“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他们应该折腾完……哦!不!Steve!!!快躲开!是食人鹰!!”天空出现的那只巨大食人鹰让他的声调急促尖利,这些见鬼的鸟可不是半兽人能对付的。

        Steve听到同伴的喊声身体自动做出反应就地一滚,险险避开了食人鹰的俯冲,食人鹰的利爪在地上留下了深深地抓痕,显示着这玩意儿绝不是什么宠物鸟。他正想着怎么反击,就看到食人鹰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Bilbo的身后。爪子距离他不到三米,Steve急速冲过去一把推开小半兽人,他的后背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不深,但是有点儿渗血,Bilbo显然受了惊吓,呆呆的看着。眼看着自己的同伴暂时指望不上了,Steve伸手摸向后腰,这些鸟可不是Thor那样的块头,一发子弹就能,Damn it!他现在早就换了衣服,没有腰带手枪也就放在了房子里,他干脆伸手抓起了Bilbo掉在地上的标枪,使出全身的力气向那只巨大的食人鹰掷了出去,10环,Steve选手获胜,来点掌声。在心里给自己竖起个拇指,Steve松了口气,走过去拔标枪。

        背后传来的风声让Steve心里一紧,还是慢了一步,他被又一只食人鹰抓住了肩膀,这见鬼的玩意儿到底有几只。Steve感觉到食人鹰的爪子深深地抠进了他的皮肤里,像是要从他肩膀上撕扯下一块血肉来。他的另一只手还握着标枪,标枪卡住了,拔不出来,一只手可使不上力,就在这时候,刚刚一直发呆的Bilbo好像忽然回神了,握着一根木棍冲了过来,劈头盖脑的胡乱像食人鹰砸去,“滚开,破鸟,离我朋友远点!”

        食人鹰被明显的激怒了,放开了爪下的猎物,转而向这个激怒它的生物冲去,Bilbo吓得紧紧闭上眼睛,等待的疼痛的到来,预想中的锋利鸟喙没有碰到他,他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Steve喘着粗气,他淌着血的手臂,紧紧握着标枪,标枪死死的钉穿了食人鹰的背脊,破开它的腹部,把它牢牢的钉在地上,Steve紧紧抿着嘴唇,抵抗着食人鹰最后的垂死挣扎,双手牢牢的压住标枪不给食人鹰挣脱的机会。Bilbo哆嗦着走上前去开始对食人鹰的头部胡乱击打,随着惨叫声越来越弱,挣扎越来越无力,这只该死的大鸟最终不甘心的死去。

        这次两个半兽人没有半点放松,警戒的看向四周,直到不远处传来狮吼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他们知道,现在他们彻底安全了。Bilbo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天啊,呼,Steve,真不敢相信我们居然在食人鹰的鸟爪下单独活下来了,你还杀死了两只。”他忽然注意到Steve的手臂,“啊!你流血了!好多血。我的神啊!”这是他最后一句话,接着他晕过去了。Steve无力的咧嘴一笑,看来他的新朋友需要一些训练计划了。


 
标签: 锤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4)
©糖糖豆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