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豆豆

杂食动物,基本没有洁癖,什么都吃,除了卷福受,谢绝一切福受cp相关,谢谢

【all花】调酒师系列 四

    第四章 黑色露西亚


  【麦花】黑色露琪亚


  整个调酒系列的根源就是黑色露西亚,又译为黑色俄罗斯,咖啡色的酒浆,敦厚的酒杯,看起来庄重而老派,谁能想到这杯看起来很醇和的酒,其实有着高达4星半的烈度,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绝对是麦哥的Style啊!最好玩的是,与黑色露西亚相对的白色露西亚就是在黑色露西亚的基础上加一层鲜奶油,烈度降到了4星,让我不得不想起吃甜食的麦哥。


  伦敦又是一个雾蒙蒙的下雨天,John的酒吧没有开张,他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露天阳台的巨大遮阳伞底下发呆,好吧,它现在是遮雨伞,John给自己调了杯黑色露西亚,事实上他确实不沾自己调的酒,不过露西亚除外,那时候他还没参军,大学的时光总是愉快的,不知道怎么疯狂的迷上了调酒,自己的酒量又差得惊人,最后倒霉的就是他当时的恋人Mycroft,Mycroft在被John灌了很多调酒之后谨慎的表示他只接受黑色露西亚,即使是现在,John依然觉得黑色露琪亚只适合Mycroft,他从来没有调给别人喝过。


  和Mycroft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年轻气盛,Mycroft过度的保护欲和控制欲让他总想把John收在自己的羽翼之下,John的好胜和男性自尊则完全无法接受这一点,他们冷战,争吵,最终像厮打一样的滚上床,现在想想,John还觉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果然冲动幼稚。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经历过很多美好的事情,Mycroft在人前永远是一副高傲得体的做派,可私下里John不止一次看到他扯领带或者解开三件套的扣子,一脸郁闷的说热死了,他们一起利用学校假期的时候出去旅行,拍了很多照片,Mycroft喜欢古典音乐,却总是帮John留心收集那时候他很迷恋的摇滚黑胶片,John偏爱中餐,可最先熟练制作的都是蛋糕点心,Mycroft就是喜欢甜食,每当快考试的时候John就会抱着一大堆本子去Mycroft那里学习,虽然这严重分了他们的心,两个人的复习进度都被拖慢了,但是乐此不疲,Mycroft总能从他在John看来已经满的毫无缝隙的安排里榨出时间来给John做个复习提纲,就好像John也总是能在Mycroft毕业他却还在校的那段时间找到溜出校门去看Mycroft的办法。他安慰过经历事业最低潮的Mycroft,看着他在自己身边崩溃,然后陪着他安慰他帮他一点点把自信拼回来,Mycroft见过最狼狈的他,父母去世的时候他几乎迷失,Mycroft拉着他的手一点点把他带出了那段阴影。那个时候两个人真的以为他们能够牵着手一直走。


  争端其实一直存在,说来好笑,那些争端明明就是担心对方才存在的,却让两个人都再不能回头,John进入MI6的时候是他们第一次争吵,John只是想帮Mycroft的忙,天知道他多讨厌这些,Mycroft那个时候对他发了好大的火,又硬把他排进了最没用的鱼鹰,他当时恨得几乎牙根痒痒,那段时间除了冷战就是冷战,他们之间的气氛几乎就是冰点,现在想想,只不过是Mycroft关心他不想让他扯进MI6的漩涡而已,完全不是什么看不起他。想想自己那时候憋着一口气就算是鱼鹰也要做最好的的劲头,现在几乎没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热血沸腾了。


  雨越下越大,几乎在John的周围形成了一片水幕,外面的情景已经看不大真切了。即使有巨大的雨伞遮挡,地上溅起的水花还是打湿了John的裤脚,他把椅子向更靠里边的地方挪了挪,趴在藤编圆桌上摆弄着酒杯发呆,导致两个人之间决裂的那次争吵发生在他还没去阿富汗的时候,Mycroft忽然音讯全无整整15天,John一点也不想回忆起来自己到底崩溃到了什么程度,他整合了一切有关Mycroft正在处理的全部情报,并且大量的从各处收集新情报,试图从中找出Mycroft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惊人的情报吞吐量和疯狂的程度,几乎吓到了身边所有的同僚,当时MI6的大佬,(那时候还不是Mycroft)完全惊讶于为什么这种有能力的情报人员会被丢进几乎没有任何作为的鱼鹰,John答应了他的调职,表示等Mycroft回来,他会到Mycroft负责的部门报道,这让他拿到了更高级资料库的通关条码,整个MI6都见识到了什么叫“会走路的情报挖掘机”,筛掉没有的信息,找出可能的关键节点,甚至用一张报纸和一杯黑啤酒撬开了资深间谍的嘴巴,那几乎就是个奇迹。作为间谍对方当然足够警觉,可谁又能怀疑一个恰好拼桌遇到,只是和你讨论讨论报纸顺便咒骂该死的赌马永远不顺的普通白领?他看起来几乎就是你每天能遇到的上百个中的一个,只不过他恰好喜欢赌马又和你买了同一匹,一起赔了一大笔钱。严格的说,John并不擅长从蛛丝马迹中分析出所有的信息,可他擅长找出可能带有情报的一切人物,并且懂得如何让对方失去防备吐露烦恼,让对方在他面前不自觉的高谈阔论,滔滔不绝,剩下的分析工作自然有大批的人回去做,而当一场偶然的令人愉快的交谈结束的时候对方可能都不记得刚才究竟都说了什么,反正都是些新闻报纸不重要的东西,以及想不起来和自己相谈甚欢的陌生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子,大概就是很亲切的样子吧。


  当再见到Mycroft的时候John几乎把自己整个人硬塞进了他怀里,他不想承认自己当时哭得像个姑娘,可事实上他就是,但是一切就这么砸了,Mycroft那个自大狂控制狂甚至没顾得上的跟他好好说明一切,就冲去把他的调职令撤消了,John觉得他疯了,“我绝对,绝对不允许你再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而我却一点也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种绝望的感觉我不想再试一次了。”


  Mycroft只是狠狠的抱紧他一遍一遍的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可是完全没有把调职令改回来的意思,甚至,他试图让John现在就离开MI6,做回医生,“为什么?”John几乎恶狠狠的瞪着Mycroft,“我以为我已经证明了有我资格得到你身边的位置,至少比你现在那些愚蠢的手下有!”


  Mycroft温柔的亲吻着John,“John你没必要计较这个,我保证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你只要乖乖的呆在我身边就好。”这种温柔或许在学生时代让John觉得很美好,可当他为了这混蛋担惊受怕还被远远的推出他的世界的时候,这种态度只让他觉得爆血管,去他的没必要计较!他刚刚为了这混蛋担了足足半个月的心,可这个混蛋只想把他像个金丝雀一样的养在他自己建造的水晶笼子里?!见鬼的控制狂,天杀的混蛋,“Mycroft,把那调职令给我,或者,我们完了!”


  事实上当时两个人都知道这是句气话,毕竟他们那么担心对方,有那么相爱,可就是因为这样,Mycroft不但没有把调职令给John,还想尽办法终于让MI6的大佬将John辞掉,John搬出了他们的房子,上了阿富汗战场,他发誓如果Mycoft不把这件事解决,他们之间就真的完了!


  再然后,两个都等着对方先低头的傻瓜就这样错过了他们最珍贵的爱情,当Mycroft从手下那里知道John在阿富汗几乎丢了半条命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当时John那种绝望崩溃的心情,于是高傲的大英政府先生去了阿富汗,试图挽回他们的爱情,事实上,并没有,那个时候John的情绪不是太稳定,老实说,刚经历过一次死亡他确实有些不安害怕,加上不断有同僚在自己眼前死去,只能说,那不是个解释误会,挽回爱人的好时机。


  John摆弄着酒杯苦笑,他不记得当时情绪激动的自己到底说了多少伤人的话,事实上他都想不起来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他把Mycroft狠狠推开的时候,好像无坚不摧的Mycroft看起来软弱而绝望,虽然他也好不到哪去,他见鬼几乎觉得那颗子弹不如直接打穿了他的心脏还能让他的感觉来的更好一点。


  还是太年轻了啊,John叹气,如果换了现在或许他们都不会表现的那么冲动幼稚,不过,也不会有什么本质改变,John耸耸肩膀,只不过Mycroft控制狂的手段会做得更加高明隐蔽,他自己担心的同时,也会更擅长背后做手脚却在表面装傻,事实上,如果Mycroft不肯放弃他那份高危的工作和对John过度的保护欲,而John又不能放弃对Mycroft过分的担心和想站在他身边而不是身后的强烈自尊。他们之间的矛盾一直都会存在,两个人最终还是不会有结果。


  雨好像小点了,John捂着脸瞄了瞄雨帘外面的世界,模模糊糊的能看清楚一点人影,John给自己又调了杯露西亚,你看当初一口就醉倒的John,离开Mycroft之后也能面不改色的喝上几杯了呢。刚调好的酒被人直接从他手里拿走,对方甩了甩黑色雨伞上的水,把它挂在椅子背面,惬意的坐在了John的对面,抿了一口,“这种天气果然让人陷入回忆是不是?John。”


  John撇撇嘴,从小圆桌下面拎出一个杯子拿酒冲洗干净,给自己又调了一杯,微笑调侃,“会回忆只能说明我老了,和天气有什么关系。”


  “要是真老了就好了,我一直想要是等你50岁了还单身,我也该退休了,我们就一块去巴斯找个地方一起过剩下的日子。你说,我们能等到吗?”


  “那么远的事情谁会想,我15岁的时候想过我能和你一块过35岁的生日,那时候还坚信现在我们应该已经结婚了,连我们要领养的小孩和要养的狗狗的名字认真想好记在日记里,可是你瞧,你我现在都还是孤家寡人,别说小孩子,连养狗的心情都没有,自己都照顾不好。Mycroft,别那么多愁善感,罗曼蒂克可不适合你的三件套。”


  “是啊,谁能想到我们之中理智的那个一直是你,我才是更浪漫的那个。”


  “行了吧,我才是我们之中担惊受怕还哭得像个姑娘那个。”说完了两个人一阵沉默,他们现在一直避免提起那次争吵,那是一道谁都不愿揭开的疤。


  短暂的沉默之后,Mycroft打破了它,他拎起酒杯,晃了晃,“干杯,为了健康。”


  John也拎起酒杯,两个人不约而同选择了碰了碰杯底,清脆的声音让John露出一个小小的恶作剧般的笑容,“不,为了体重秤和牙医。”


  “好吧,为了小个子和泰迪。”


  “Mycroft?”


  “嗯?”


  “我有没有说过,你真幼稚。”


  “彼此彼此,John。”


  “喂,你弟弟这个月已经来我的酒吧闹了好几次了,我早晚要把账单寄给你。”


  “我可以把自己付给你抵维修费。”


  “不要,我宁愿要你的美女助理。”


  “John?”


  “嗯?”


  “我活着你就别想!”


  “哼!走着瞧。”


  “John,你说真的?”


  “不知道,看心情吧。”


  雨已经停了,雨后的空气很好,John和Mycroft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看着天空发呆,就好像多年以前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懒懒的躺在校园里的草坪上发呆那样。


  ===================================TBC=================================


  Black Russian 黑色露西亚,又译为黑色俄罗斯


  原料:伏特加30ml,咖啡香甜酒15ml。


  作法:在古典杯中加8分满冰块,量30ml伏特加倒入,再量15ml咖啡香甜酒倒入,用吧叉匙轻搅4-5下,置于杯垫上。


  烈度:4.5星


 
标签: all花 麦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9)
©糖糖豆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