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豆豆

杂食动物,基本没有洁癖,什么都吃,除了卷福受,谢绝一切福受cp相关,谢谢

【福华】假如事情变成这样 (萝卜福X潮花,卷福X裘花) 2


  出门检查了一圈的结果令人沮丧,甚至夏洛克和华生医生达成了前所未有的一致完成了他们之间的历史性合作依然只得出了这里确实是维多利亚时代而不是某个疯子节目组拍摄用的电影城,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或许他们成了相依为命的时间旅行者?这想法让两个觉得作呕,可不管他们心里觉得多别扭,他们确实是彼此在维多利亚时代唯一的21世纪同伴。


  沮丧的回到221B年轻了很多也对自己的管家身份适应良好认识明确的哈德森太太给4个人准备了茶点,这个哈德森太太有点胆小,可远比不上他们那位可敬的房东老太太,家具也都是老古董,真不明白失去了那些现代化器械他们怎么打理自己生活的,哦,房子干净的令人羞愧,他看的出来那位正在试验台前面忙活和自己有一样名字的家伙甚至有着自己一样的爱好和职业,可他的实验真落伍,而且把实验品排号整理放在固定的架子上显然是脑容量不足的人才有的浪费时间的行为,本来该用自己的大脑记住那些实验的位置和内容,而不是靠编号,那是多浪费时间,而且房子里居家的气息可真浓,厚厚的地毯和遮光窗帘,舒适的靠垫扶手椅和旺旺的壁炉,落地窗边画蛇添足的摆着一张小圆茶几和两把摇椅,夏洛克认为在窗边放这东西没有意义,茶几旁有个小小的架子,上边摆着两本剪报簿,糖果罐和点心盒子,这些东西真是多余,夏洛克挑剔的看着这个也是221B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不方便做实验,可事实上夏洛克神奇的发现另一个福尔摩斯的实验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那么,他看了一眼正帮福尔摩斯做实验记录的也叫做华生的小个子男人。这位约翰华生脾气很好,不过他同样受过伤杀过人,喜欢刺激热爱冒险,开着一家私人诊所,也是这间房子温暖的几乎让人难以忍受的根源。【特别注释:关于以21世纪为资料库基础的夏洛克演绎法在维多利亚时代是不是也同样适用的问题。事实上夏洛克一开始并不确定自己的演绎法在维多利亚能起多少作用,毕竟他的大脑资料库存储的是21世纪的信息,不过一天的外出已经让他发现虽然不同的地方有很多,但最基本的地方还是没有任何差别。】更加让夏洛克觉得神奇的是,他不介意这里的福尔摩斯在他们的书桌上做各种实验,并且看上去非常乐意帮他把实验和记录按字母顺序摆放好方便他找。夏洛克甚至敢断定,那位福尔摩斯先生的实验事实上不比自己的让人觉得能够接受多少。最令夏洛克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早上见面的时候,自己不客气的演绎第一次得到了赞扬,这里的约翰华生舔着嘴唇一脸惊喜的笑着说了不起,你简直和这里的另一位福尔摩斯一样神奇,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回身看看正坐在沙发上烦躁的摆弄手杖的自己21世纪的室友,好吧,夏洛克承认他有点嫉妒这里的福尔摩斯的好运气。


  福尔摩斯关于昆虫的某种古怪实验总算告于段落,约翰把放着待观察实验体的密封玻璃瓶贴上标签和日期放进旁边的编号柜,开始整理刚才的实验记录,而福尔摩斯自觉地把实验产生的垃圾残骸处理掉,他们刚合住那会他的实验在他们的书桌上爆炸过一次,几乎毁掉了约翰当时诊所的全部病人档案,从那以后约翰都把档案放在诊所不带回来,而面对当时只顾着关心他是不是受伤而完全忘记责怪他的约翰,愧疚的福尔摩斯也终于懂得应该把实验残骸丢到门外的垃圾桶里去,甚至现在还学会了顺便把他们屋子里的垃圾也一块带出去,所以说稳定的婚姻关系果然会让男人变得更成熟。


  忙完这一切的两个人终于发现另外两个人回来了,福尔摩斯和夏洛克似乎忽然对研究格莱斯顿产生了共同的兴趣,于是约翰招呼华生医生过来一起喝茶,事实上他对未来世界相当的好奇,只是早上的时候这两位看起来很激动,不是问问题的好时机,现在他终于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而发现自己一下子穿越到了陌生的时代,首先想到需要尽快解决的生计问题的华生医生显然问题不比约翰少。


  “所以这里的医疗器械只有这些?”华生医生拉过约翰指着他的医疗箱小声的问。


  “比这个要多一些,毕竟这里边都是家用的,如果你感兴趣明天可以去我的诊所看看。”约翰解释。


  “谢谢,这帮了我大忙,要知道忽然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真可怕,尤其是唯一可以依靠的同伴还是那样一个家伙的时候。”华生医生不满地抱怨着,事实上他觉得同样是福尔摩斯,这里的福尔摩斯先生可好多了,有礼貌,又听话,懂的帮忙家务,不把房子弄得一团糟,还懂得在固定的地点做实验,甚至懂得把它们都收好,华生医生忍不住再次嫌弃自己的同伴,不过,要他说,可能的话他不想和任何福尔摩斯打交道。


  “我觉得福尔摩斯先生挺有趣。”约翰笑眯眯的安慰着华生医生,“而且换个角度想想,就算他不是那么好相处,至少他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让你们回去,这不是很好嘛。”


  “好吧,约翰,我觉得你真乐观,不过这样我觉得好不少,哦,我可以叫你约翰吧,鉴于我们都是华生,这么叫好区分。”华生医生听完约翰的安慰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好,为了方便区分我是约翰,你是华生医生,我们家的这个福尔摩斯就叫夏洛克,你的那个叫福尔摩斯先生。”约翰觉得重名是挺头疼的。


  “约翰,你的说法真可怕,他可不是我家的,我还不想40多岁就死于精神分裂或者心脏病之类的。”华生医生为刚才的说法打了个冷颤,他的福尔摩斯,想想就恐怖。


  “可是每个华生都该有他的福尔摩斯,每个福尔摩斯身边都该有一个华生,这是定律。”福尔摩斯丢下正和格莱斯顿大眼瞪小眼的夏洛克,凑过来从背后搂住约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夏洛克,不要根据自己的喜好随便发明定律。”约翰好笑的拿头轻轻撞了一下福尔摩斯的头。


  “这不是我发明的,报纸上都这么说,而且我发明华生说什么都是对的这条公理的时候,亲爱的华生你可没抱怨过。”福尔摩斯在约翰的脸上亲了一口。


  “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是对的,我的‘常识贫乏’先生。”约翰呵呵的笑着。


  “你们真肉麻。”华生医生对自己面前的傻瓜情侣绝望的翻着白眼。


  最终两位时空来客在约翰的邀请下暂时在221B安顿了下来,事实上夏洛克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他可不习惯和那么多人一起生活,而更要命的是221B只有两个房间,虽然福尔摩斯无所谓的表示他可以和约翰用一个房间,夏洛克和华生医生可以使用另一个,但是显然另外两位当事人两个人都觉得这个提议糟透了,虽然221B还有一个小阁楼,但上边堆满了各种杂物,约翰无能为力的表示至少也得两个星期才能把那里收拾出来,这还得建立在华生医生和哈德森太太都去帮忙,而福尔摩斯们又都不去制造新的混乱的基础上。最终在夏洛克和华生医生无数次把对方推下床自己霸占床铺然后爆发战争之后,约翰无可奈何的把房间里的床拿走,让哈德森太太给他们铺了暖和舒适垫着厚厚毛毡的地铺,当然,分别放在了离对方尽可能远的地方。


  约翰又去玛丽那边给这两位新住客订了不少衣服,这姑娘再次调侃了福尔摩斯和约翰的关系,在发现福尔摩斯居然推理出她最喜欢的蛋糕牌子,并且还在午茶的时候特意订了的时候,立刻心领神会的出卖了约翰,不但给福尔摩斯讲了不少约翰小时候的事,还承诺会想办法翻翻以前的东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张小时候约翰的照片送给他。福尔摩斯显然因此太欣赏这位善解人意女士了,他们融洽的就像多年的老朋友,约翰不满的瞪着玛丽,控诉青梅竹马的投敌行为。


  期间他们见到了另一位福尔摩斯,这边的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他来给他弟弟送新案子,顺便邀请弟弟和弟媳有空回乡下自家牧场玩,看他最近在牧场养的新物种——羊驼。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胖子,不过这不影响这边的福尔摩斯兄弟关系要好,完全不是什么古怪的死敌关系,这位先生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英政府小职员,没什么背后的身份,不过他和21世纪的那位一样的聪明,但是他不多管闲事,既不会监视自己弟弟的一举一动,也不会试图收买弟弟的室友,当然更不会闲着没事给弟弟买衣服,事实上这位福尔摩斯先生在这方面相当粗心,对于自己唯一的小弟弟他一直就放羊式的散养着,所以这边的福尔摩斯喜欢和他的兄长一起下午茶,从他那里接有趣的案子还会顺便一起玩猜猜路过的行人都是什么来头的小游戏,约翰挺喜欢听他们有趣的推理,当他们三个人围坐在一起的时候,一看就是很好的一家人。


  “福尔摩斯,我觉得看看另一位福尔摩斯你完全有必要反省一下你的人生多失败。”华生医生看着开心午茶的福尔摩斯一家忍不住嘲笑夏洛克,“你和人家有着差不多的室友和哥哥,可是你只会让你的室友崩溃,把关心你的哥哥当死敌,完全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真可悲。”


  “就算你能够厚着脸皮说你这个不找茬没法活的‘歇斯底里综合症和被害妄想症’患者和这边这位忠诚敦厚笑容温暖的可爱医生其实差不多,我也没办法承认恨不得监控全世界的控制狂和这边这位正常的政府职员先生差不多。”夏洛克犀利的反击。


  “想想这是为什么吧,或许是因为这边的麦克罗夫特先生知道即使他不需要一打的摄像头,也不用担心他的弟弟把自己炸死,或者更糟,加入罪犯的行列。”


  “事实上那说明不了任何问题除了他多管闲事,因为我的事情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夏洛克一瞬间表情有点奇怪。


  “就是因为你这种态度所以才没人能过受得了你,想想吧,这边的福尔摩斯先生至少还有约翰和他的哥哥,哦,甚至是新朋友玛丽关心他,你呢?除了你称为死敌的哥哥谁会在乎你!”说完华生医生意识到这次吵架是自己莫名其妙,说到底那是福尔摩斯的生活,他真的没什么品头论足的余地,也许是一起流落到异时空让他产生了同伴的归属感?还是真的被这边这对顶着和他们一样名字的肉麻夫妻洗脑了?或者潜意识里自己也羡慕他们的相处方式?哦,这听起来真可怕!


  “这听起来就好像你在关心我,这太好笑了,华生医生。”夏洛克面无表情的看着华生医生。“别试图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我去上班了。”华生医生披上自己的外套,冲着夏洛克扬头假笑,“还有,我只是偶然感叹一下,如果你以为我在关心你,那确实太好笑了。”


  夏洛克瞪着华生医生出门的背影置了会气,不过很快就被手里关于时间旅行的书籍引走了注意力。


  221B气氛僵硬的连哈德森太太都看出来了,通常见面就吵架的两个人都保持了出奇的沉默,约翰和福尔摩斯都觉得不方便插手,于是决定出去听音乐会,事实上,顺序反了,是他们决定出去听音乐会,所以没有时间插手他们两个的事。


  “夏洛克,就这么把他们两个留在家里真的没问题吗?”约翰坐上马车的时候还担心的回头看看221B亮着灯的窗户。


  “约翰,如果他们拆了我们的房子,我们可以去我哥哥的乡下庄园暂住,直到我们的房子被修好,反正我们不是一直打算把房子翻修一下吗,考虑到,额,我曾经对我们房间墙壁的破坏。”福尔摩斯不是很有所谓的拿过约翰的手握在手里玩手指头。


  “夏洛克,我是说他们会不会打得很严重。”约翰已经无力去挽救自己落入三岁小朋友手里的可怜手指头了,但是福尔摩斯的抓不住重点还是让他颇为头疼。


  “放心,不会有事的,那位福尔摩斯先生最多就是别扭,或许挑衅所有人是他的强项,可他的心脏绝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坚强到了可以对住在一个屋檐下那么久的熟人下杀手,虽然他不承认,不过他有心,是不是?至于另一位,挥挥拳头也就是极限了,表面上强势完全掩饰不了他来到不属于他的时代的极度不安,他可不会杀掉他现在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同伴的,华生。”


  “你说的没错,他们都是好人,不过真是别扭的可怕。”约翰笑起来,事实上他悄悄觉得看这两位其实心理年龄只有8岁的意外来客每天的斗嘴可真有趣。


  “我亲爱的华生,你不觉得你最近忽略了什么吗?”福尔摩斯不满的鼓起嘴。


  “额,你的实验观察记录我每天都记了,新的文章也记得给你看了才邮给编辑,是格莱斯顿?哦,照顾它你辛苦了,夏洛克。”约翰猛地一拍额头。


  “你忽略了我,华生!你最近太过关注那两个顶着我们名字的家伙,已经完全忽略了我!”福尔摩斯出现了被主人忽略的受委屈的大型犬既视感。


  “噗!吃‘你自己’以及‘我’的醋感觉如何,我的‘醋桶’先生?”约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老实说真糟,明天开始我不接案子了,一定要专心想办法把那两个家伙送回去。”约翰充分的感觉到福尔摩斯的决心了,他甚至觉得福尔摩斯整个人都充满斗志了。


  “先生们,伦敦歌剧院到了。”车夫下车敲了敲马车门。


  “明天开始我们一起努力帮‘我们自己’找到回家的路。”约翰点头。


  “不过今天晚上我们应该先好好享受这场我们期待了很久的音乐会,他的创作者比才死的真可惜,天才总是很难在活着的时候被人接受。”福尔摩斯叹了口气。


  “夏洛克,你有我。”约翰给了福尔摩斯一个拥抱。


  “我们下车吧。”福尔摩斯跳下马车,在约翰下来的时候扶了他一把,两个人决定把刚才一瞬间的多愁善感丢掉,一定要好好享受没人打扰的夜晚,在另一对自己没来之前,他们两个可不知道独处的时光原来那么珍贵。


  对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语,夏洛克决定不理会试图找到话题的华生医生,拿更多的注意力分给自己手里的书,事实上他有点想念21世纪了,毕竟这里没有手机,没有尼古丁贴片,也没有他习惯的出租车,而且他不得不承认,看到另一个福尔摩斯过的很幸福的样子他微妙的觉得欣慰,就好像那种,啊,原来福尔摩斯也可以有人理解的,又微妙的有点羡慕,好吧,不止一点,他喜欢这里的约翰。哦,当然不是爱情那种喜欢,而是很欣赏,约翰不聪明,可他确实很好,事实上,和他做朋友真的非常好,好吧,这里福尔摩斯也算不赖,夏洛克喜欢聪明人。


  “额,我们回去的方法有进展吗?”华生医生装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夏洛克手里的书。


  “还没有,不过如果你行行好不来烦我,那或许有助于加快我的进度。”夏洛克头都不抬的在书上写写画画。


  “我只想帮忙,毕竟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不管你情不情愿,我们现在是绑在一块的。”华生医生难得的讲着道理。


  “或许另一位福尔摩斯先生没有华生就没法好好工作,不过我很确定我不需要一个。”夏洛克烦躁的挥挥手。


  “或者你只是不需要我这个,我可是看见的,一脸羡慕的看着约翰帮福尔摩斯做实验记录,死心吧,那位福尔摩斯先生各个方面都比你强,而且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华生医生连着被拒傲娇心态也发作了,狠狠的踩在他以为是夏洛克弱点的地方,说完华生医生就后悔了,他只是想帮忙不是想吵架,哦,见鬼的习惯。


  “普通人充满粉红泡泡的无聊推理。”夏洛克连头都懒得抬。


  “额,我要喝杯咖啡,你要不要?”难得没有吵起来华生医生决定修正自己的错误,就像他说的,现在他们真的是绑在一起的,绝对不能内讧。


  夏洛克看起来被吓着了,“你吃错东西了。”这是个肯定句。


  “不要算了。”华生医生没耐心了。


  “黑咖啡,两块糖,不要下毒,谢谢。”夏洛克觉得难得能差使一下自己的室友,错过了蛮可惜。


  “切。我用拳头就能解决你,用不着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华生医生转身去泡咖啡。


  “我确定我们之中受伤更重的那个不会是我。”夏洛克在这一点上非常坚持。


  “那么等回到21世纪我们好好打一架,看看谁先躺下,你输了以后永远不准在半夜的拉小提琴也不许再往冰箱里塞人体残肢。”华生医生从厨房探出头。


  “那不可能,我根本不可能输,不过要是你真想比比看的话,你输了以后不准再去骚扰我的试验品,也不准丢掉我的人体收藏。”夏洛克从书本上抬起头。


  “说定了,等着被我揍趴下吧,我可是从阿富汗回来的,吵死人的混蛋。”华生医生扭了扭脖子。


  “我倒是很欣慰我终于不用担心我的试验了,说真的,你的枪法让我很难想象你是怎么从阿富汗活着回来了的,尤其是对比这里的另一位军医,好吧,或许因为你是躲在后方的,而约翰是真正上过前线的军医。”夏洛克对华生医生不准的枪法其实真的很绝望,因为上次有罪犯闯进221B,华生医生掏枪的时候打碎了窗户和笔记本,虽然后者夏洛克不需要演绎法也知道他是故意的,那之后他们之间又打了一场好大的架。


  “再不闭嘴我发誓你的咖啡会是拿胡椒粉调味的。”说道枪法华生医生炸毛了,那简直是他的耻辱,而且虽然那次夏洛克完全不信,他也绝对不会解释,但是没打中罪犯反而打中了夏洛克的笔记本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么说吧,他的拳脚功夫有多好,他的枪法就有多差,这又不是他的错。


  听完音乐会愉快回来的两个人其实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确保面对任何稀奇古怪的惨烈场面都不会受到惊吓,所以看到他们家的客厅还是完好无损的,而且华生医生和夏洛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像是生病或受伤的样子的时候,两个人反而受到了惊吓。


  “你们还好吗?”约翰不确定的开口。


  “如果不得不帮一个混蛋肆意差遣叫好的话,那我很好。”华生医生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他不应该哪怕有一分钟想要帮福尔摩斯的忙,这个混蛋一会要资料一会要书,一会嫌不够亮一会又嫌烤眼睛,对室内温度也要求多多,这可是该死的维多利亚时代,不是特么有空调的21世纪,想要几度按个按钮就行,最后还折腾他大半夜出去买饼干,当然最后一条他没搭理,不过这混蛋使唤人还真是不懂的客气。华生医生咬牙切齿。


  “如果不停被丢过来的东西砸着,还差点被蜡烛点着头发不算的话,那么今晚还不赖。”显然夏洛克也对华生医生充满了抱怨,他看起来真的就像是故意把所有的东西都扔到他的头上一样,虽然考虑到他不能见人的枪法,他故意绝对不会这么准,而且故意把烛台调高,正好一低头就会烧到头发他要怎么说服自己这不是蓄谋已久的报复?


  “天,谁把我桌子上的书都收回我书架上的,而且,天哪,我们的书架全乱套了,啊!实验记录也全都乱了,见鬼!”福尔摩斯本来打算把上次搜刮到的那些关于祭祀的书拿出来看,因为他总觉得这次的事和那会儿有点什么关系,可他惊讶的它们都不见了,当他在书架上发现了其中一本的时候没办法形容自己崩溃的心情,他的书架好像被人彻底的翻了一遍又全都塞回去了一样,可是完全不是按照顺序来的,福尔摩斯捂着脑袋倒在自己的摇椅上。真的,房间可以随他们破坏,但是实验柜和书架可是他家华生花了好长时才帮他整理好的,他发誓,他早晚要把破坏者撵出去,才不管他们是不是未来的自己!


  连好脾气的约翰都无奈的扶额无语了,福尔摩斯的藏书数量那么恐怖,实验记录也多的能把人埋起来,他们是怎么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全打乱它们的,21世纪的人特有的神奇魔法吗?


  “对不起,约翰。”华生医生看到约翰郁闷的脸觉得很愧疚。


  “我以为人之所以长了脑子不只是用来做摆设的,长了嘴也不只是用来吃东西的,动手之前先动动脑子再问问别人不会累着你的!”福尔摩斯狠狠地把手里的书摔在桌子上,看起来心疼约翰和实验让他气炸了。


  “好了,夏洛克,华生不是故意的。”约翰安慰的拍拍华生的肩膀,“没事,明天我再收拾好就行了。”


  “不,约翰,我今天晚上会把它们收拾好的。”华生医生的骄傲可不许他当逃兵。


  “谢谢,请离我的书架和实验远点,它们已经不需要更乱了。”福尔摩斯恼火的抓着头发。


  “我们会把这些收拾好的。”夏洛克从沙发上难得分出一点注意力,“我记得这里边所有书的顺序,当然,实验记录对我也不难,这点上福尔摩斯我假设你没有异议?”


  “好吧,”福尔摩斯看了夏洛克一会儿,事实上,他一点不怀疑夏洛克能记得所有,不过他很怀疑夏洛克是不是打算借机整华生医生,他不在意这个,但是他很在意他的实验记录。“夏洛克,看在你暂时还得从我这拿案子解闷的份上别在这件事情上呕气。”


  “事实上是我差使华生医生帮我拿书和资料的,但是,他笨的超乎了我的想象,这一点上我很抱歉,这差不多是我的错,福尔摩斯。”夏洛克叹了口气,他很少觉得抱歉,不过福尔摩斯看起来真的很重视这些东西,那种心情他竟然微妙的可以理解。


  “需要我帮忙吗?”约翰看了看开始动手搬书的华生医生和坐在沙发上继续看文件的夏洛克,拿不准主意自己是该去帮忙还是进屋去看看已经躲进去生闷气的福尔摩斯。


  “再一次,我真的觉得很抱歉,你进去吧,这边我会收拾好的。”华生医生实验记录的盒子们都抱到桌子上。


  “那本不要动,它本来就在那,顺便把第4排左第3本拽出来放到它右边去。”夏洛克抬头扫了一眼书架。


  “你真的都记得?不,你真的要帮忙?”华生医生看起来像在过世界末日。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脑袋空空,事实上每次当我以为你已经不能更笨了,你就会刷新我的认知,你觉得我站在这边不帮忙是为了做什么?当照明器材?”夏洛克的刻薄一点都没变。


  “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华生医生不满的斜眼。


  “你手里那本书是放在第7排的,另外,事实上,我说话的方式完全取决于对方愚蠢的程度。”夏洛克抱出一箱子实验记录把它们都倒出来重头开始排序。


  “真见鬼,我一直以为比起查案,你在惹人讨厌这方面才更是无与伦比的天才,额,不,我是想说,谢谢。”华生医生别扭的扭头。


  “再一次同情你的老师,他一定很羞于承认教过你礼仪,鉴于你用这么特别的方式说谢谢。”夏洛克把整理好的实验记录放在一边,开始翻另一堆。


  “你不刻薄是不是会死?”华生医生被堵的很郁卒。


  “原句还给你,而且你手里那本是右边那个架子上的,别费劲往这边塞了。”


  “你全记得?你的大脑是电脑硬盘吗?”华生医生第一次发现夏洛克那该死的脑子真的超乎常人。


  “或者只是你的脑子太不好用,哦,把你手里的书放下别试图拿它砸我,你真没必要这么介意,大多数人的脑子都这么不好用,你不是最差的。”


  “真令人欣慰。”华生医生深吸了几口气避免自己一口气被堵得上不来。


  “夏……唔?”约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原本以为应该气的缩在床上的福尔摩斯正趴在门口往外看,看到约翰进来福尔摩斯连忙捂住他的嘴,“嘘,小点声。”福尔摩斯的手一直捂着约翰的嘴,把约翰搂着带离门边。


  “你刚才在做什么?”当约翰终于被福尔摩斯松开的时候,他诧异极了。


  “看热闹。”福尔摩斯迅速回答。


  “额,你没生气?”


  “事实上,进来之前确实挺生气,那可都是你辛苦排的,他甚至弄乱了我那套‘福尔摩斯探案集’的连载剪报。”福尔摩斯不爽的鼓鼓嘴。


  “那你?”


  “不过既然另一个夏洛克愿意帮忙,那明天我就能看到我们的东西都回到原位了,我是说,大概?”即使是一个福尔摩斯也会觉得福尔摩斯们都不按牌理出牌。“不过看他们一起合作不吵架我觉得也算额外收获了,至少这样你就不用再把心思花在这两个大龄儿童身上了,都放在我这里就好。”


  “所以你心情就变好了?”约翰歪头看着福尔摩斯,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爱这个大型犬一样黏人的男人了。


  “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好。”福尔摩斯期待的看着约翰。


  “现在好了吗?”约翰给了撒娇的大狗一样的福尔摩斯一个吻。


  “非常好。”福尔摩斯非常满足。


  “那就快点洗漱早点睡,折腾了一个晚上我困死了。”约翰去浴室,福尔摩斯也跟了进来,两个人挤在一个洗手池里刷牙洗脸,在帮对方涂用来刮胡子的肥皂泡的时候还玩起了泡泡,互相推来推去的抢镜子,闹够了才意识到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于是221B第二天早上可喜可贺的迎来了真正和平的一顿早饭,因为熬夜收拾的两个都已经没力气吵架了,福尔摩斯和约翰在发现书架实验柜那边居然真的恢复了秩序,都觉得太神奇了,这两个人居然成功合作。


  上午的时候福尔摩斯提了一下上次那个诡异的案子,最终四个人决定再去当时那个地方看看。


 
标签: 福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6)
©糖糖豆豆 | Powered by LOFTER